云南省纪委设立“五级联动”平台

群众出题纪委答 管好基层微权力

本报记者  徐元锋

2018年07月10日08:17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云南省昆明市嵩明县龙保社区的日子让人羡慕:一年有几百万元的集体收入;集体开支在公示栏附有原始票据;社区干部轮流开电瓶车在村里巡逻;60岁以上的老人每月有200元生活费补助……可在3年前,龙保还是一片乱糟糟:居委会和村民打了30多场官司,大门经常被群众堵。社区党总支书记赵志愿回忆:“那时候整天吵架,大家的精力和时间都耽误了,更别说考虑发展门路了!”

转机发生在2015年,龙保社区“三委”换届,新班子从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入手解决。此前由关系户承包园区道路清扫工作,引发了群众不满,新班子决定收回承包权并成立保洁公司。“我们有专门的五级联动诉求收集机制,诉求不解决,‘上头’不答应。”赵志愿说。他说的“上头”,指的是云南省纪委、监委建立的省市县乡村“五级联动”监督平台,通过该平台,基层群众诉求可以“直达”市级乃至省级。通过解决群众诉求,倒逼基层治理规范化,还让“五级联动”在精准扶贫监督领域大显身手。

据云南纪检监察机关统计,群众诉求七成集中在民生领域,而且,大部分集中在社区乡村。龙保社区监督委主任王东伟介绍,自己就是社区群众诉求点的信息员。去年8月,有群众通过联动平台反映第六居民小组田间道路泥泞,大棚蔬菜运输不便,一周之内就得到了解决。截至目前,龙保社区的109件群众诉求件件办结,群众很满意。

“基层干部怕麻烦不给录入怎么办?”面对记者提问,赵志愿答道:“如果问题反映到乡镇,社区责任人是要被处理的。群众诉求办理有责任划分,社区解决不了的录入平台,反而能推动上级解决问题,因为还有更高一级的监管!”

昆明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杨正晓介绍,“五级联动”就像是“群众出题、纪委答题”,强化了民生领域监督和精准执纪,对于管好“微权力”、惩治“微腐败”意义很大。

以嵩明县为例,自2013年9月“五级联动”监督平台开通以来,县里共受理群众诉求6447件(其中脱贫攻坚平台受理1235件),百分百办结。经过大数据梳理发现,群众反映的问题集中在村干部执行规定不严、以权谋私和村务不公开等方面。嵩明县为此印发了《村级权力清单规范运行制度汇编》,有了“硬杠杠”约束,“微权力”不再任性。

2017年8月起,昆明市把“五级联动”推广到精准扶贫领域,发挥了意想不到的作用。截至目前,昆明市共录入扶贫领域群众诉求举报2.5万多件,办结率在99%以上;2017年以来,昆明市纪委还约谈扶贫领域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落实不到位的共35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7月10日 11 版)

(责编:黄敬放(实习生)、陈羽)

推荐阅读

让现代科技更好助力司法改革   “就在昨天,我院上线了可对接多个数据接口的电子证据平台,在证据和审判之间建立专门数据通道,便于电子证据有效收集、安全保全和高效提取。”6月29日,在由清华大学法学院主办的“首届司法大数据论坛”上,杭州互联网法院院长杜前介绍说。 【详细】

杭州警方试点“刷脸”办事| 辽宁工商登记实行“32证合一”

顺应职能调整 聚焦法律监督   6月29日,浙江省三级检察机关101家检察院统一挂牌成立“公益损害与诉讼违法举报中心”暨12309检察服务中心。这是全国首家聚焦公益保护和诉讼活动监督的举报中心。对此,记者采访了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贾宇。【详细】

让法律服务更加优质高效| 为打赢三大攻坚战提供法治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