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行法官徐文娟 倒在执行攻坚冲刺之时

2019年04月04日08:10  来源:法制日报
 
原标题:她倒在执行攻坚冲刺之时

徐法官,你放心,我一定会把债还清。虽然你不在了,但这份诚信的精神,会一直一直延续下去

徐文娟,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法院执行法官,2018年10月30日,徐文娟因病医治无效,不幸离世,倒在了“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决胜之战的征途上,年仅44岁。

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追记执法为民、敢于担当的徐文娟2018年度全省法院系统先进个人二等功。

讲述

讲述人:湖北省武汉市某汽配公司总经理赵璇

5年前,因公司借债发展,我欠下两千万元巨债。从企业家沦为人人喊打的欠债人,我差点走上绝路。

我们汽配公司成立于1992年,为整车厂提供电器配件。2009年,公司从银行贷款600万元扩大生产,员工由30多人增加到170多人,产品畅销国内外。企业快速发展,随之而来是资金、管理难以为继。这时,银行紧缩银根,原来的贷款要交150万元保证金和利息,公司一时拿不出就借了钱,此后拆东墙补西墙,至2015年借债“滚”到了两千多万元,资金链断了。

2015年5月,117名债权人将公司告上法院,封设备,抢车辆,有人甚至动了手。公司无法正常运转,发不出工资,职工炸了锅。“欠这么多钱,再也翻不了身了,把大家都害死了”。

我想不通。妻子也受不了,离了婚。我被逼无奈跑到外地躲了半年,不甘心,又回到武汉,试着通过卖股份、卖技术、卖资源,寻找合作伙伴,想东山再起。可有意者一听说企业欠债两千万元,法院要查封,都打了退堂鼓。找不到出路,一夜之间,我额头上急出两个大包。

2015年12月2日,法院宣判公司必须偿还欠债后,徐法官找到我,我以为这下完了。债务上千万元,一旦强制执行,公司只能破产。

走投无路时,徐法官给了我希望:公司继续经营,约定5年还清。徐法官说,公司用地、厂房是租用的,设备折旧卖不了多少钱,破产,债务双方都会血本无归。公司有核心技术、有拳头产品,市场前景广阔,如能继续经营,从收入中拿出一部分还债,对双方更有利。

当天,在协商征得债权人和法院执行局同意后,徐法官对公司的厂房、设备进行了活封,活封期间可以生产,同时与我约定,公司继续经营,每月收入拿出一部分还债,悬在头上的巨额债务危机终于得到了缓解,更让我想不到的是,作为执行法官,徐法官竟主动帮助我这个被执行人还债。2015年12月底,首次执行期到,得知武汉一家车厂拖欠我们公司5万元货款,徐法官冒雨赶到厂里,通过法律途径及时追回欠款,执行了债务。

此后,徐法官隔三差五与我联系,询问经营和资金情况,尽力相帮。渐渐地,公司经营有了起色,还债额也从最初每月一两万元,增加到现在的近30万元。2018年7月,我决定融资扩大生产,找亲戚注资,亲戚不放心,非要找可靠的人证明企业还有发展。我硬着头皮向徐法官求助,没想到徐法官十分爽快地答应了。很快,得到满意答复的投资人注资116万元,这让我感激不已。

2018年11月,执行局的执行法官常刚打来电话告诉我,徐法官因癌症于10月30日去世了!

放下电话,我呆坐了半晌,不敢相信那个每次去还款都会把案卷和热茶准备好,等我到了直接签字转账,然后热心询问我还有什么困难的徐法官,真的走了。

我流着眼泪把刚刚收到的3.5万元货款打到法院的账上,请常刚法官转还债权人。是徐法官的信任让我重新站起来,她走了,这债我不能赖。

3月25日上午10点,我带着父亲赵先元如约来到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法院,通过执行局,将10.5万元欠款分别还给3名债权人。2015年12月至今,公司共还款39次,每月按时还款,共1120万元,涉及的57起欠债官司已结案46起。

“你们虽然欠了我们工钱,可是你们一直在还,不像有的老板,直接跑路了!”拿到还款的债权人说。

在硚口区法院核还完第39笔欠债,我心里有些激动,眼前不时浮现着徐法官的身影,我特地走到法院一间没有人的办公室,想让自己平静一会儿,但还是自言自语地说出声,徐法官,你放心,我一定会把债还清。虽然你不在了,但这份诚信的精神,会一直一直延续下去。(记者 张晨 整理)

(责编:叶子悦(实习生)、孝金波)

推荐阅读

赵克志对社区农村警务工作提出要求    3月21日,部分地方公安机关社区农村警务建设工作经验交流会暨公安派出所工作座谈会在河南郑州召开。国务委员、公安部党委书记、部长赵克志对社区农村警务工作提出要求。他指出,社区农村警务是公安基层基础工作的重要内容,社区与驻村民警、辅警是基层社会治理的重要力量,大力加强社区农村警务建设事关人民群众的安全感、幸福感和社会和谐稳定。【详细】

江苏淮安:智慧警务让群众更安全 | 北京首家执行警务室落地见效

推进“放管服”改革 让群众办事更便利    近日,江苏淮安市淮安区钦工镇的陈大叔在当地派出所为养女补办证件时,由于对有关政策和办理流程不熟悉,产生了误会,便在窗口服务评价器上按下了“不满意”。没想到两天后,民警居然把他女儿办好的证件送上了门,陈大叔连声道谢,不住地询问之前“不满意”的评价能不能撤回。【详细】

广州开通自助办证点 居民逛着街就把身份证办了 | 浙江公安“最多跑一次”改革究竟好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