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称孩子失联引全城寻人 女子获刑

2019年04月30日08:46  来源:北京青年报
 
原标题:谎称孩子失联引全城寻人 女子获刑

2018年11月,浙江乐清一位母亲陈某为测试丈夫对其及其子是否关心重视,编造消息称儿子失联,当地警方、社会救援力量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参与救援。

2019年4月29日,乐清市人民法院以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一审判处陈某有期徒刑1年3个月。对于陈某的行为,曾参与寻人的乐清公益寻人平台负责人郑佰洪认为,此事对公益组织的信誉产生伤害,希望今后人们在寻求公益帮助时能更讲诚信。

回顾

报警称11岁儿子失联

警方和社会力量帮寻找

2018年11月30日,浙江乐清一陈姓母亲报警称,自己11岁的儿子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走失。随后家属还发布一则寻人启事,开出50万重金酬谢有效线索。

这则寻人启事很快在小城乐清引起轰动,当地警方立即启动重大警情处置机制,以最高等级组成联合调查组,投入大量警力,调用一切资源,全方位开展查找工作。

各种社会救援力量也投入其中。据媒体报道,包括乐清当地5支救援队以及台州、宁波2支救援队共500多人投入搜救。搜救队员们顾不上休息,在孩子失踪附近的河道、出租房内搜寻。此外,还有上千社会志愿者自发参与搜救,甚至有人从外地赶来帮忙。

受审

导演寻子闹剧

陈某当庭道歉

整个小城都牵挂着男孩的安危。2018年12月4日,警方确认男孩已找到。然而,令人没想到的是,这场失联事件竟然是孩子母亲自导自演的一出闹剧。警方通报称,男孩母亲陈某因与在外经商的丈夫存在感情纠纷,为测试其丈夫对其及其儿子是否关心、重视,蓄意策划制造了该起虚假警情。陈某随后因涉嫌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被乐清市公安局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随后,乐清市检察院提前介入,引导侦查取证。

2019年4月29日,该案在乐清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法院审理查明,被告人陈某因与丈夫黄某甲感情不和,蓄意策划、以编造儿子黄某乙走失的虚假警情的方式,测试丈夫对其及儿子是否关心。

2018年11月30日,陈某将黄某乙安排在事先准备好的四轮电瓶车内,吩咐其不要下车回家。当晚,陈某虚假报警求助,之后将消息告知丈夫黄某甲及亲戚、朋友,并打印寻人启事进行大范围张贴、发放。在社会各界积极参与网络转发及查找期间,陈某两次转移藏匿黄某乙的地点,并假装配合搜寻,直至12月4日晚公安机关将黄某乙找回。其间,乐清市公安局共出动警力600余人次,虹桥镇政府、多家社会公益组织及社会各界人士积极参与寻找黄某乙,黄某乙走失的消息经全国多家媒体报道,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庭审中,被告陈某称:“对我的行为,我认罪悔罪,向各方热心人士诚恳道歉,对不起。事实的真相有负你们的热心帮助。我没有找到合适的方式宣泄。我恳请社会各界的原谅,愿意承担法律后果。”

声音

将家庭矛盾变成公共事件

涉事母亲做法应受到惩罚

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院长文军告诉记者,“乐清男孩失联”事件中的这位母亲,将个人家庭内部事件社会化,变为一个公共事件,并让整个社会为其忙碌,是非常不妥的。

此外,从社会层面来说,文军认为,该事件带来的最大挑战莫过于对社会善良心的伤害,对那些曾关注这个孩子安危的人来说,会对他们造成价值观和伦理上的误导,影响人们后续对类似事件的关切,产生“狼来了”效应。

文军认为,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是比较妥当的方式,该母亲被判刑并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对于关注这件事的人能够从法律层面获得一个正式的说法,也回应了社会关切。

法律层面外,作为一个全社会广泛关注的事件,文军认为,也应该通过大众媒体的宣传以及公众在网络平台的讨论,让更多的人知道,自己的行为所需要承担的社会后果,哪怕是发布个人信息,也不能根据个人偏好,随意上升为社会公共事件。

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周浩律师告诉北青报记者,根据2015年11月1日正式施行的《刑法修正案(九)》规定,编造虚假的险情、疫情、灾情、警情,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或者明知是上述虚假信息,故意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严重后果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

周浩认为,此案的判决,有利于遏制网络谣言,净化网络世界,保障人们交往和公共生活中信息的真实性。

对话

参与救援公益组织负责人:诚信是很重要的财富

记者昨天对话曾参与救援的乐清公益寻人平台负责人郑佰洪,在他看来,此事对公益组织的信誉产生伤害,希望人们在寻求公益帮助时能更讲诚信。

记者:怎么得知孩子失联的?你们组织如何参与救援?

郑佰洪:当时孩子妈妈曾把寻人信息发在我们平台上。为了帮助找到孩子,我们的志愿者24小时都在接听电话,共接到上万个询问男孩情况的电话,甚至还有从国外打来的。

记者:这件事对你们组织有什么影响?

郑佰洪:得知是孩子母亲编造的信息后,作为发布平台,我们一度被一些人质疑是和家属一道欺骗公众善心,还有人打电话辱骂我们。作为公益组织,诚信是我们很重要的财富,这件事给我们公益组织的信誉带来了伤害,也会对我们今后找人产生一定的阻碍。

记者:这件事后,今后公益寻人会有顾虑吗?

郑佰洪:我们作为公益组织,该帮助人还是会尽全力去帮助。但这件事后,碰到类似寻人的事,我们志愿者们也会多一些顾虑:孩子走丢是不是藏在亲戚家里了?有没有两夫妻吵架?这也影响了志愿者继续再做下去的心态,也希望大家在做寻求公益帮助时能更讲诚信。(记者 李涛 张月朦)

(责编:叶子悦(实习生)、孝金波)

推荐阅读

最高法:针对视觉中国版权问题 应坚持法治原则     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副庭长林广海表示,对于照片作品维权法律问题,应坚持法治原则,严格审查权利归属证据,以市场价值为基础判赔。【详细】

最高法知识产权法庭公开审理首起专利权无效行政案件 | 黑洞图片捅破版权“黑箱”

最高检:打击网络侵犯著作权犯罪有4方面难点     最高检第四检察厅副厅长刘太宗在谈到网络侵犯著作权犯罪问题时表示,打击这类案件有四个难点,包括犯罪行为不易被发现、犯罪嫌疑人真实身份不易被确认,侵权内容易被删改、证据材料收集认定困难等。【详细】

去年检察机关批捕涉侵犯知识产权犯罪案3306件5627人 | 最高法谈“黑洞”版权:虚构版权牟利不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