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误人 “玉石局长”的自毁之路

2019年08月20日09:38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原标题:“玉石局长”的自毁之路

“打蛇打七寸,扫黑要‘拔伞’。董龙被查处,‘黑木沙’团伙肯定跑不掉。现在街上‘黄赌毒’没了,欺行霸市的没了,大家都能安心做生意,心气儿顺了!”家住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焉耆县商业街的木合塔尔·热西提说道。

董龙,巴州公安局原副调研员,曾任若羌县、焉耆县公安局局长。早年间,董龙凭借过硬的侦查能力和业务素养,在单位颇得人心。

董龙在留置期间曾对巴州纪委监委的审查调查人员说:“那些年虽然辛苦,但每晚都能睡个好觉,心里踏实。”

2006年,若羌县迎来了矿业发展的黄金期,尤以玉石矿为甚。“和玉石接触久了,潜移默化中能沾染玉石的温润雅致,玉石能涵养情趣,长期佩戴能按摩穴位,增强免疫力……”一时间,玉石成为若羌人茶余饭后的必谈话题。

董龙也未能免俗,从此以玉为媒,广交“玉友”。或三五成群深入河滩险地探玉,或与“玉友”沏茶小憩,谈笑品玉。短短数月,董龙对玉近乎达到痴迷的地步,经常对身边人说:“君子无故,玉不离身。”

若羌县一名公安干警为了升迁,把一块若羌黄玉送到董龙桌前。“不就是一块玉石吗?又不是钱!况且这名同志本来就在考察范围之列。”第一次收玉石的董龙如此安慰自己。

“羊脂玉并不是最贵的,高品质的若羌黄玉价格丝毫不输羊脂白玉。”审查调查人员介绍,董龙玩玉数十载,很清楚这块黄玉的价值。

贪如火,不遏则燎原。董龙的内心伴随着职务的升迁开始膨胀,陶醉于下属的阿谀逢迎中,深陷在不法分子用玉石编织的“围猎圈”里。

洗浴城老板伪装成玉石商人和董龙套近乎,只用了一块和田玉籽料,董龙便安排下属予以照顾,对洗浴城涉“黄”不管不问;地下赌场的老板把“玉碗”捧到董龙面前,让董龙为其“生计”支招,若羌县的棋牌室便出现了“玉筹码”,董龙认定“棋牌室不见钱不算赌博”;玉石店老板投其所好,和董龙一起经营起了“玉狼髀石”的生意,“玉石局长”的“美名”不胫而走。

董龙在自己的忏悔书里这样写道:“健康的生活情趣岂是玉能滋养?拒腐防变的免疫力岂是玉能提升?”玩物丧志,“爱好”误人,一旦理想信念动摇了,欲望就如同开闸的洪水一般,没有任何理智可言。

“提拔已无望,要早做打算,养老才有保障。”调任焉耆县公安局局长后,董龙对身边人这样说。他从若羌县“老朋友”那里低价购得玉石,反手在焉耆县精心搭建的“社交圈”里高价卖出。

焉耆县街头的“小混混”张丽俊发现了机会,托关系以每块1万元的价格从董龙那里购得3块普通玉石,拿到了攀附董龙的“敲门砖”。

此后,张丽俊每每以买玉石为名前往董龙家中、办公室,成为“座上宾”。私底下,张丽俊利用这层关系,化名“黑木沙”纠集焉耆县的“小混混”,肆无忌惮地开设赌场、强买强卖、非法放贷、打架斗殴、非法拘禁等,在短短三年间迅速蔓延做大,成为焉耆县组织最为严密、分工最为明确的黑恶势力团伙。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有些公安局民警为了讨好董龙,甚至主动与张丽俊攀关系、套近乎,对张丽俊团伙违法犯罪行为也是置若罔闻,一步步沦为黑恶势力团伙的“保护伞”。

据巴州纪委监委工作人员介绍,目前焉耆县公安局已有两名副局长、多名干警因涉嫌充当张丽俊黑恶势力团伙的“保护伞”被立案审查调查。

2015年,全国范围内正风反腐的力度持续加大,董龙主动申请退居二线,在州公安局驻村工作队干起了第一书记,企图蒙混过关、平安着陆。然而,随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深入推进,董龙种种恶行被群众揭发,其“关照”的黑恶势力也被一网打尽。2018年12月,董龙被开除党籍、取消退休待遇,并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李众旺)

(责编:管福华(实习生)、申亚欣)

推荐阅读

“司法鉴定管理办法”征求意见 新增对损毁遗失等处罚  8月15日,为贯彻落实中央关于健全统一司法鉴定管理体制改革的决策部署,司法部公布《司法鉴定机构登记管理办法(修订征求意见稿)》《司法鉴定人登记管理办法(修订征求意见稿)》及其说明,向有关单位和各界人士征集意见。【详细】

“新官”理旧账 “旧案”催新规 | 厦门首推法援案诉讼保全无偿担保服务

网红名字频遭抢注 网络时代如何应对恶意抢注顽疾  近日,知名短视频博主敬汉卿接到安徽省镜湖区知桥电子产品销售部(以下简称知桥电子)通知,称其所使用的昵称“敬汉卿”侵犯了知桥电子注册商标专用权,要求“及时整改更名”。然而,敬汉卿是他本人用了22年的真实姓名。【详细】

App收集个人信息将有国标 | 输入法竟收集密码信息 国标如何筑牢隐私保护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