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为群众放心就医护航

抓住民营医疗机构监管、公立医院内部监督和药品集团化采购改革等关键环节

2019年10月12日10:26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原标题:一场由乱到治的转变

近日,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卫健局副局长陈锦隆因违规插手医疗设备采购、物业管理、职务调整及为医疗行业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等问题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这也是当地医疗卫生领域一年来查处的第111个干部。

聚焦医疗卫生领域的密集反腐,源于两年前一则引发社会强烈关注的新闻报道。2017年10月,患者陈某在深圳惠爱门诊部就医,被“医护人员”诱导接受了高价微创治疗,因无力交付诊金被滞留在二楼观察室,无奈之下,陈某在跳楼逃脱时受伤。

事发后,深圳从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抓起,紧紧抓住民营医疗机构监管、公立医院内部监督和药品集团化采购改革等关键环节,以改革创新精神正风反腐,为群众放心就医保驾护航。

破局——“重拳”反腐,急群众就医之所急

“一年几百宗投诉,过度医疗、医疗欺诈、医疗事故、医疗纠纷时有发生。”谈起两年前民营医疗市场的情况,深圳市纪委监委派驻市卫健委纪检监察组组长邓小敏记忆犹新。原本为弥补公立医疗缺口而大力扶持的民营医疗机构,却成了社会的痛点,群众反映强烈。

“群众生活的痛点,就是我们纪检监察工作必须高度关注的重点。”针对这一情况,市纪委监委集中力量,深挖彻查各种医疗乱象背后的违纪违法问题,揭开了医疗卫生领域的反腐序幕。

2018年8月至9月,原深圳市卫计委副主任刘堃、医政处处长廖庆伟先后接受审查调查,全市数十家医院涉案。经查,廖庆伟在任医政处处长期间,几乎对所有经手审批成立的民营医院都要“捞一笔”,致使一些资质不高的经营者进入该行业。而刘堃则是大搞权钱交易,违规插手医院药品、耗材、设备采购,纵容、包庇一些民营医疗机构医疗欺诈、过度医疗,导致乱象丛生。案件还牵出卫健部门其他干部和医务人员收送红包礼金,甚至受贿等问题。

随后,当地纪检监察机关以刘、廖案为切入点,在医疗卫生系统开展反腐专项行动。2018年9月,深圳大学总医院院长助理卢君强,因在医疗设备招标采购中收受好处被开除党籍和公职;2019年8月,光明区卫生监督所原负责人廖日炎因为医疗恶势力团伙充当“保护伞”等问题被开除党籍和公职……截至2019年8月,原市卫计委、市卫生监督局等4个单位和15名领导干部被相继问责,起到了查处一案、震慑一方的效果。

针对案件暴露出的问题,深圳市纪委向市委卫生工委及时发出纪律检查建议书,督促其以案促改。

“全市医疗卫生系统都受到了很大触动。”该市卫健委相关负责同志告诉记者,这是十八大以来全市卫健部门查处级别最高、人数最多的案件,“问题查得很透,建议‘点穴很准’,点出了医疗卫生系统长期以来的积弊”。按照建议书的要求,该委迅速整改,仅今年上半年就轮岗50余人次,对重点、敏感岗位人员谈话提醒220余人次。同时,及时完善卫生监督执法等制度,进一步压缩权力寻租空间。

随着工作推进,当地医疗领域实现了从乱到治的转变。据第三方调查结果显示,今年上半年群众就医满意度评分中,曾颇受诟病的民营医疗机构泌尿外科和妇科的投诉数量比去年同期分别下降97%和66.7%,新增信访投诉和医疗纠纷数量明显下降,全市恶性医疗事件已实现一年内零投诉。

强基——创新监督机制,为公立医院选派专职纪委书记

承担着全市近80%的门诊量、近90%的住院量,毫无疑问,公立医院既是医疗行业的主力军,也是党风廉政建设的重点。仅2017年,深圳全市就有56名医务人员被查处,收受红包礼金、利用采购或基建项目收受好处等问题较为普遍。2018年7月,中央第十二巡视组反馈巡视意见时就明确指出,深圳市一些基层管理服务单位腐败问题比较突出,这其中就包括公立医院。

“公立医院工作量大、面广、线长,廉政风险点也多,要解决问题,除了抓查处,更要抓监督。”深圳市纪委副书记、市监委副主任孟昭文认为。长期以来,公立医院的纪委书记都由分管业务的副院长兼任,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搞起监督来自然底气不足。“有的医院,明明信访举报很多,但医院纪委却查不出问题,也管不住问题,最后频频出事,兼职纪委书记实际上沦为摆设。”

公立医院内部监督乏力,已成为医疗领域乱象的根源之一。针对公立医院纪委书记“不务正业”、不会监督等问题,该市纪委监委深入调研,联合有关部门印发《关于做好市属公立医院纪委书记选派工作的通知》,改变公立医院纪委书记的选拔方式和履职方式,由市纪委监委派驻纪检监察组直接选派、专司监督,树立工作权威,提高专业水平,强化日常监督。

2018年7月,市人民医院、市儿童医院、市中医院等7家市属公立医院专职纪委书记陆续到位,其提名、考核和业务都以上级纪委领导为主,不分管纪检以外的其他工作。

“工作更聚焦,力度更大,监督当然更有效了。”谈起履职感受,深圳市人民医院纪委书记黄治庚这样感慨。到任后,他和医院纪检监察室的同事把全部精力放在了监督上,对全院各个岗位的廉政风险进行了分级,根据每个岗位的特点开展有针对性的监督检查。一年多来,7家公立医院专职纪委书记共受理信访举报45起,谈话提醒223人次,谈话函询58人次,监督力度较以往大大增强,医护人员廉洁从业意识进一步提升。

一位患者家属按照老家的风俗硬塞给医生一个红包,结账时却意外地发现,红包全部被冲抵成了医疗费。拿着交款记录,患者家属由衷感慨:“看来老习俗要给新规矩让道了,这样的变化我们欢迎!”

治本——切断腐败利益链条,推动药品集团化采购改革

长期以来,药品采购一直是医院腐败问题的高发环节。在医药代表频频上门推销药品后,紧随而来的往往是药品回扣、看病贵等一系列问题。本应治病救人的药品,却成为引发医疗领域腐败问题的“病根”。

腐败易发多发,说明规则和机制出了问题。为破解这一“以药养医”产生的体制性难题,深圳市纪委监委提出以改革方式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督促医疗卫生监管部门解放思想、大胆创新,探索药品、耗材、药械的集团化采购,通过制度创新切断药品采购中的利益链条,真正实现“不能腐”。

为切实把好改革的廉洁关,做到既降价惠民,又防控廉政风险,该市纪委监委紧盯制度设计环节,向卫生主管部门发出纪律检查建议书,剖析药品采购方面的典型案例,对新制度的廉政风险防控工作进行监督指导。

2016年7月,深圳市药品集团化采购平台上线。“改革后,原来分散在各个医院的风险都被集中管了起来,采购权也被分解制约了。监督效率更高,药价也因为采购量大而降了下去。”深圳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党委书记、原卫计委基本药物政策处副处长邹璇说。

如今,曾经可以随意议价的药品采购,被分解为四个相互制约的步骤。第一步,由各公立医院定期提出常用药品需求;第二步,由监管部门组织专家遴选确定药品采购目录;第三步,委托第三方对目录中的药品进行采购谈判;第四步,经专家论证并确认价格后实施采购。医院用药时,只需在线下单,第三方就会及时送药。

为形成监督闭环,防止第三方平台违规操作,卫生主管部门配套开发了药品采购监管平台,对接药品集团化采购平台和公立医院信息管理系统,实现对公立医院药品采购数量、价格、供应保障及时率等情况的实时监控。

“市纪委监委在医疗卫生领域雷霆反腐,形成了强大的‘不敢腐’震慑。同时,以改革创新精神解决体制机制难题,切断利益链条,从根本上解决药品采购‘不能腐’的问题。如今,药企失去搞‘公关’、送‘回扣’的动力,不但把医务工作者从围猎中解脱出来,药品销售成本和药价也都随之降低。”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药学部主任吴建龙说。据统计,2017年至2019年上半年,涉及药品采购的信访举报数量明显减少;同期,全市公立医院药品价格综合降幅达21.99%,年均节省采购费用约15.16亿元。

随着药品集团化采购效果的显现,一些周边城市纷纷主动加入。目前,全省已有14个城市采用了深圳的药品集团化采购平台,改革正在向医用耗材和大型医疗设备采购领域拓展。

“深圳市场经济发达,一些工作的新情况、新问题往往在深圳率先出现,这为我们开展探索提供了有利条件。如何做好深圳的正风反腐工作,我们有两点体会。一是紧盯一个领域,牢牢咬住、穷追猛打,查处一片、清理一片,巩固一片、拓展一片,不获全胜决不收兵。二是用市场化的手段切断腐败链条,最大限度压缩权力腐败空间。”深圳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张子兴介绍,目前,深圳正积极总结药品集团化采购经验,按照市场化运行的原则建立集政府采购、土地房产交易、建设工程交易、社区股份合作公司资金资产资源交易于一体的全市公共资源交易平台,主动承担起在更广泛更深刻层面探索破局的使命,力争贡献更多有效经验。(记者 王保红 颜惊蕾)

(责编:史晨(实习生)、岳弘彬)

推荐阅读

10月新规:用不用快递柜收件人决定 银保新规剑指行业顽疾   包裹放不放职能快递柜消费者说了算,网络运营者收集、使用儿童个人信息须监护人同意,银保宣传单不得出现“存款”字样,农田建设实行集中统一管理体制……10月,一批新的法律法规将影响我们的生活。 【详细】

取缔黑中介优化租赁市场环境 | 河北:向无有效身份证件人员出租房屋将被罚

北京警方发布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安全防范提示   北京警方梳理出包括冒充网络购物平台客服诈骗、办理贷款诈骗、网络冒充熟人诈骗等几种近期较为突出的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类型,提醒广大群众提高警惕,确保自身财产安全。 【详细】

内蒙古:4名男子冒充警察抢劫千枚战国时期古钱币 | 一起盗窃 为何只有他不算“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