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检察工作巡礼·服务大局走基层

广东:全面落实司法责任制 做好新时代检察工作答卷

梁秋坪

2020年02月01日09:01  来源:人民网-法治频道
 

一月的广东,绿意盎然,生机勃勃。在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检察院办公室里,检察官王全正在为即将开庭审理的涉黑涉恶案件反复修改着公诉意见书。

“司法责任制改革后,我有幸成为一名员额检察官,肩上的责任更重了,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制让我压力变大了,同时职业荣誉感也显著增强了。”王全告诉记者。

王全是南海区检察院首批入额的检察官之一,从事检察工作已有17年。像他这样的员额检察官,在全国有6万多人,他们是司法责任制改革的真实写照,也是司法体制改革的生动缩影。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司法体制改革。完善司法责任制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部署的重要改革任务。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深化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全面落实司法责任制,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近年来,全国检察机关以落实司法责任制为核心,扎实推进各项检察改革,给老百姓带了实实在在的改革红利。近日,人民网记者跟随最高人民检察院“新时代检察工作巡礼 服务大局走基层”采访团走进广东,对广东检察机关司法责任制改革成效进行深入采访。

演好“重头戏”盘活“员额制”

全面落实司法责任制的关键抓手是员额制改革。员额制改革是“一块最难啃的硬骨头”,是司法体制改革的一场“重头戏”。

敢领改革风气之先。2014年,广东在全国率先拉开检察体制改革大幕,并选择深圳、佛山、汕头、茂名四个不同类型的改革样板,开展先行试点。2015年,广东在全省全面推行检察体制改革。2016年以来,广东检察机关扎实稳妥推进司法责任制各项改革任务,形成了一批既符合检察工作规律、又体现鲜明时代特色的可复制可推广的“广东经验”。

作为广东省首批员额制改革试点之一,佛山市南海区检察院已经组织五批员额检察官遴选。截止目前,该院共有员额检察官61名,占政法专项编制的42%,高于广东省其他地区员额比例。

佛山市南海区检察院检察长杨炯告诉记者:“广东区域经济社会发展极不平衡,案件量分布也呈现出明显的地区差异,比如我们南海区检察院每年承办案件量位列全国前三。为破解案多人少难题,同时确保在全省检察官员额数量不突破39%,省院确定了‘以案定额、全省统筹’员额分配方法,以实现司法人才资源配置最大化。”

走进广州市荔湾区检察院,一张张朝气蓬勃的脸庞与这里庄严肃穆的气息形成了鲜明对比。据了解,该院最年轻员额检察官才29岁。目前该院35周岁以下的年轻同志占20.41%,36岁至50周岁的占55.1%,50岁以上的占24.5%。

广州市荔湾区检察院检委会专职委员梁敏仪告诉记者:“为了培养年轻骨干力量,同时兼顾对资深检察官的重用,我院在组织遴选前多次调研,合理确定员额分配比例,最终形成了各业务部门老、中、青合理搭配的梯次结构。这种分配方式充分调动了各层次办案人员的工作积极性,队伍整体活力明显提升。”

“自改革以来,各试点检察机关根据当地特殊情况,做出了很多颇具特色的创新与探索,广东的检察队伍结构逐渐优化。”据广东省检察院法律政策研究室主任曾翀介绍,广东省检察机关现有4112名员额检察官,改革后,优秀人才流向办案一线,办案质量和效率稳步提升,改革成效逐步显现。

入额后并非一劳永逸,没有入额的也不是遥遥无期。完善员额制管理,关键是做到有进有出、形成活水,能者上、平者让、庸者下。为此,广东省人民检察院进一步完善检察官进退流转管理暂行制度,明确因司法办案不符合要求和因情况发生变化应当退出员额的情形,并规定了自然退额、应当退额和自愿退额三种情形。

据了解,2017年以来,广东共为83人办理重新确定为员额制检察官手续,490人办理退出检察官员额手续,其中退休、调出本单位、辞职等退出情形411人,其他情形79人。

牵牢“牛鼻子” 种好“责任田”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紧紧牵住司法责任制这个牛鼻子,凡是进入法官、检察官员额的,要在司法一线办案,对案件质量终身负责。”

完善司法责任制必须遵循“司法亲历性”的规律,突出检察官司法主体地位,明确检察官办案的权力和责任,真正落实“谁办案谁负责,谁决定谁负责”的基本原则。

自全面推开以司法责任制为核心的司法体制改革以来,广东检察机关充分发挥检察官主体作用,按照业务类别特点和运作规律设置办案组织模式,组建“1(检察官)+N(检察官助理)+N(书记员)”办案组。截至目前,全省检察机关共组建办案组织4119个。

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公共关系处处长张威告诉记者:“办案组中由员额检察官直接决定案件,对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大大简化了审批程序,办案效果显著提高。2019年全省由检察官作出决定的审查起诉案件占比超过80%。同时各级检察机关领导带头办案,2019年全省各级检察机关领导干部共办理案件231645件。”

在放权于检察官的同时,广东检察机关配套制定权责清单,确保“放权不任性、授权要充分、用权有规范,权责相统一”。

佛山市南海区检察院完善《检察人员权责划分暂行规定(修订)》,梳理权力类型、行使程序、不同检察人员的职权分工;广州市荔湾区检察院制定《检察官职权划分暂行规定》和《权力清单》授权检察官行使的职权占整个权力清单的64.18%;深圳市龙华区检察院制定“权力—责任清单”,细化不同层级检察官的办案权限1003项。

“检察官权力清单的制定是司法责任制改革的一个关键环节。只有明确不同检察人员的岗位职责,才能搭建起权责清晰、权责统一、管理有序的检察权运行机制。把权力写的越明白,责任也越清楚,检察官在行使职权时才会格外严格、审慎。”深圳市龙华区检察院检察长杨时明告诉记者。

为强化业务监督考核,广东检察机关建立并落实检察官办案绩效考核机制,鼓励入额检察官多办案、办好案。

佛山市南海区检察院修订绩效考核办法,推行数据月通报制度,让检察官形成内在“压力”;广州市荔湾区检察院制订《检察官业绩考核评价办法》和各部门考评细则;深圳市龙华区检察院根据各部门提交业绩评价结果和绩效考核奖金的分配办案,确定检察官相应的绩效考核奖金等级和数额,并设立检察长绩效奖表彰先进。

广东省检察院政治部干部处副处长梁志娟告诉记者:“为了确保绩效考核落在实处,省检察院出台了《广东省检察工作人员绩效考核及奖金分配指导意见(试行)》《广东省人民检察院绩效考核奖金分配办法(试行)》,开展检察人员绩效奖金总量核定和拨付等工作。”

练就“真本领” 敢啃“硬骨头”

随着司法责任制改革不断向纵深推进,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有更多险滩急弯要过,有不少“硬骨头”要啃。

打铁还需自身硬。当前检察队伍仍存在“本领恐慌”问题,在走访时,不少检察官表示终身负责制对检察官的职业素养和能力要求极高,时常感到“知识透支”。

“虽然我从事检察工作十多年了,但是面对新形势下更加多样和复杂的犯罪手段,我也会感到吃力。尤其是在持续推进‘智慧检务’建设的大背景下,不断涌现地新奇事物和高科技成果需要检察官更新观念、与时俱进、持续学习。”王全告诉记者。

手握金刚钻,方揽瓷器活。员额制改革以来,广东检察机关注重解决“本领恐慌”问题,精细化推进检察教育培训,针对性开展岗位练兵和业务竞赛。总体上形成了讲学习、比业绩、怕落后的良好氛围,并先后涌现出“全国优秀公诉人”等一大批骨干人才。

身正才能底气足。当前检察队伍中“廉政风险点”依然存在,特别是检察官独立办案、“捕诉一体”办案模式、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等可能诱发的“廉政风险”,需要特别警惕。

深圳市龙华区检察院坚持源头预防与个案预防相结合的原则,积极排查检察权运行中的廉政风险点,共查找了四大检察六类业务的22个廉政风险点;佛山市南海区检察院尝试在不捕、不诉以及法律监督案件中增设公开听证、公开宣告等环节,提高监督程序的阳光透明度;广州市荔湾区检察院以随机分案、审查过滤、业务指导、质量评查等方式为支撑,先后制定了九项制度,对检察官行使权力构建起多位一体的立体监督制约格局。

守正笃实,久久为功。据悉,广东检察机关接下来将重点完善检察权运行监督管理机制,完善案件监管全程留痕制度,落实岗位职权利益回避制度,以促进公正廉洁司法。同时持之以恒地把对检察权的社会监督、舆论监督等落实到位,保证检察官做到“以至公无私之心,行正大光明之事”,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

2019年11月,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决定再次明确,深化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完善审判制度、检察制度,全面落实司法责任制。涉深水者见蛟龙。司法责任制改革是一个持续的、不断深入的过程。新时代要有新担当新作为,相信 在加快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背景下,各级检察机关一定会自觉发挥更重要的作用,进一步深化司法改革。

(责编:邓志慧、岳弘彬)

推荐阅读

最高检首次发布服务保障长江经济带发展检察白皮书   1月14日,最高检召开2020年的首场新闻发布会,通报检察机关服务保障长江经济带发展工作情况,首次发布《绿色发展·协作保障 服务保障长江经济带发展检察白皮书(2019)》。 【详细】

环境公益诉讼去年立案超三万件 | 长江经济带逾2万人涉破坏资源犯罪被公诉

2019年以来公安机关破获网络赌博刑事案件7200余起   公安部1月16日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2019年全国公安机关开展打击整治跨境网络赌博犯罪情况和10起典型案件,并表示下一步将继续发挥专项工作机制作用,大力开展禁赌对外交涉、涉赌“资金链”“技术链”治理、重点行业整治、对外投资监管、出境人员查控等工作。 【详细】

纵深推进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 | 从事电信诈骗拟被纳入失信惩戒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