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检察建议”一年间:让孩子们无忧成长

李春薇

2020年05月14日12:52  来源:检察日报
 
原标题:“一号检察建议”一年间:让孩子们无忧成长

“要把‘一号检察建议’监督落实作为当前和今后的重要任务和重点工作,‘没完没了’地抓下去。”这是今年初全国检察机关未成年人检察工作会议提出的要求。

检察建议的生命力在于落实,而落实的关键在于刚性。自从2018年10月发出,一年间“一号检察建议”落实又取得哪些新进展?各级检察机关是如何做到“没完没了抓下去”的?记者一一揭秘。

落实“一号检察建议”,让悲剧不再重演

2017年11月的一个晚上,小学五年级的小雅(化名)经历了噩梦一夜。在那个住了17个女孩的寝室,熟睡的小雅蒙眬中感觉有人在碰她,“我眯缝着眼睛,看到摸我的人是我们班的数学老师,也是我的班主任。”

事发之后,小雅大病一场,休学半年。“那个健康活泼的娃再也找不回来了。”小雅妈妈的心都快碎了。男老师怎么能随便进出女生寝室?学校管理有什么漏洞?这样的校园安全隐患该如何消除?

2018年10月,针对校园安全管理规定执行不严格、教职员工队伍管理不到位,以及儿童和学生法治教育、预防性侵害教育缺位等问题,最高人民检察院向教育部发送“一号检察建议”。这是历史上首次以最高检名义发出的检察建议。

小雅的“噩梦”,在不止一个孩子身上发生过。被这些“校园魔爪”伤害过的孩子,都留下了严重的心理阴影。

在山东省日照市东港区某校园里,一名老师借与学生日常接触的机会,对学生实施侵犯。

“受害学生在哭诉经历的时候,旁边还有其他同学的证言,能证明这个老师确实存在猥亵行为。”承办该案的检察官告诉记者,这是一起“零口供”案件,实施猥亵的老师一直狡辩是和孩子“亲近”。检察机关通过提前介入案件,固定关键证据,最终将坏人绳之以法。

坏人得到严惩,可孩子的心理创伤如何修复呢?如何让悲剧不再重复上演呢?

“‘一号检察建议’要‘没完没了’抓下去。”最高检态度坚决。

从最高检党组到第九检察厅,从省级检察院到县区检察院,“一号检察建议”如何实打实地见效,成为未检人沉甸甸的牵挂。

2019年,最高检把抓好“一号检察建议”落实作为一项重要工作,纳入院党组重要督办事项。第九检察厅更是把抓好“一号检察建议”监督落实作为重中之重,努力抓出最大成效。

这一年,最高检专门下发《关于认真做好高检院“一号检察建议”监督落实工作的通知》,提出具体工作要求,建立工作台账。各地按照通知要求,全年共单独或者联合教育部门查访中小学校、幼儿园3.86万所,监督整改安全隐患6668个,起诉教职员工性侵学生案件841人。

要“没完没了”,更要“落地见效”

2019年以来,最高检联合教育部或者单独派员赴四川、河北、江西、上海、江苏、福建、甘肃、内蒙古等地,深入中小学、幼儿园进行调研督导。

在此过程中,发现了不少问题。

最高检在调研督导中发现,一所学校由男性宿舍管理员管理女生宿舍;某地前不久甚至又发生了男性宿舍管理员猥亵女生的案件。最高检、教育行政部门联合督促有关学校立即进行整改,并对涉嫌犯罪人员依法追诉。

要“没完没了”更要“落地见效”。一年多以来,各级检察机关是如何根据最高检要求狠抓“一号检察建议”落实的?

河北省检察机关坚持从严从快批捕、起诉校园性侵犯罪、教育行业人员性侵未成年人案件。针对性侵案件取证难、认定难等问题,通过明确法律适用、发布典型案例等方式,指导基层检察院依法准确办理此类案件。

河北省武邑县检察院办理王某强奸、猥亵儿童案时,在批捕阶段就向公安机关发出侦查取证建议书,到起诉时,公安机关认定的犯罪事实由报捕时的3起增加至7起。该院还办理了一起被告人在长达6年的时间里猥亵40余名男童的恶性案件。案件承办人多次前往案发现场实地勘察,并认定案发地点属于公共场所。最终,法院采纳该院的量刑建议,判处被告人有期徒刑十四年零六个月。

福建省检察院联合该省教育厅在全省部署开展“法治教育示范校”创建工作,深化检察官担任法治副校长工作,明确把“探索建立教职员工前科档案查询评估机制,对不适宜担任教职的人员及时向教育部门共享信息、提出建议”作为法治副校长的一项工作职责,通过建立校园“法治观察员”队伍、参与制定法治教育计划、协助校园安全堵漏建制等,推进预防校园性侵犯罪长效机制建设。

贵州省检察院联合该省教育厅、省高级法院、省公安厅等12家单位出台了《关于在密切接触未成年人行业建立违法犯罪人员从业限制制度的意见》,明确针对实施虐待、故意伤害、强奸、猥亵,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等严重侵害未成年人人身权利等违法犯罪行为的人员,限制或禁止其从事与未成年人密切接触的相关职业。

重庆市检察院与市教委联合召开落实“一号检察建议”推进会,发布双方会签的《教职员工入职查询工作暂行办法》,举行教职员工入职查询平台上线仪式,共同推进落实“一号检察建议”。据悉,该平台是检察机关建立的全国首个省级教职员工入职查询平台。

……

2019年,全国检察机关联合教育部门查访中小学校、幼儿园2.5万余所,最高检与教育部赴8个省市调研督导、实地检查26所学校,从校园性侵强制报告、女生宿舍封闭管理等入手,推动健全未成年人保护法网;四级检察院3000余名检察长、2.2万余名检察官担任中小学法治副校长。

以法之名,守护每一个“祖国的明天”

“让孩子们安全、幸福成长,可以说是我们奋斗的全部所在。”今年初的全国检察机关未成年人检察工作会议提出了这样的“金句”。

“一号检察建议”真正落实了,就能让更多孩子免受不法侵害,必须努力抓出最大成效。

2019年10月23日,河北省政府副省长徐建培、省检察院检察长丁顺生到行唐县兴华小学、新开路小学,就“一号检察建议”落实情况进行暗访。

河北省秦皇岛市检察院与市教育局通过明察暗访、召开会议等方式,对辖区内寄宿制学校进行抽查、走访、座谈,现场询问学生在落实“一号检察建议”方面学校所做的具体工作,对学校存在的具体问题现场进行纠正,对存在的校园安全隐患以检察建议函的方式进行纠正。据了解,该市两级检察院深入校园实地调查走访百余次,发出书面检察建议49份,现场提出并纠正的问题70余个。

河北省清河县检察院就在暗访学校的过程中,发现了危险苗头。

走访过程中,该院工作人员发现某校区门岗工作人员王某有晚上喝酒的习惯,醉酒后常常到女生宿舍楼下徘徊。发现这一情况后,该院随即向学校提出检察建议,要求对王某加强监督管理,严禁在工作期间饮酒,发现危险倾向立即予以辞退。检察建议得到校方的高度重视。后来工作人员再次暗访时发现问题已经得到妥善解决。

“学校一共安装了多少监控?学校有多少保安?进出校园怎么管理?”2019年12月4日晚,贵州省检察院检察长傅信平深入长顺县第四中学,督促检查最高检“一号检察建议”落实情况。他强调,要切实加强对教师、门卫、宿管等人员的入职审查,杜绝有性侵未成年人等违法犯罪前科的人员进入学校。

去年8月,辽宁省阜新市检察院针对校外民办辅导机构人员性侵未成年人的问题,向该市教委制发了检察建议。该市市委、市政府领导对此高度重视,市委书记专门作出书面批示。8月20日,在市委牵头下,检察院、团市委、教育局、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安局等6部门负责人进行座谈,破解校外辅导机构和“课后班”“小饭桌”等存在的监管漏洞及未成年人法治教育缺失等问题,提出预防和减少性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发生的措施和建议。会后,该市教育局和市场监督管理局牵头成立了专项整治工作小组,副市长担任组长,专门对全市中小学校、校外培训机构及“看护班”“小饭桌”等机构及其从业人员进行逐一排查。同时,对监管盲区开展专项清查,建立联席会议制度定期研究未成年人保护工作等问题,守护孩子远离校园内外的“恶魔”。

“最高检发出‘一号检察建议’一年来,检察机关与教育等部门共同努力,抓好抓实监督落实工作,推动各项措施逐步落地。”据最高检第九检察厅史卫忠介绍,“一号检察建议”发出后,最高检和教育部共同研究了督促落实的十条措施。各省级检察院也按照最高检要求,将“一号检察建议”连同本地教职员工性侵害未成年学生、幼儿园儿童的情况抄报本省(区、市)主管领导和教育主管部门。

今年4月30日,最高检发布《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加强新时代未成年人检察工作的意见》,提出全面推行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和入职查询制度。加快推进、完善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制度,督促有关部门、密切接触未成年人行业的各类组织及其从业人员严格履行报告义务。积极沟通协调,联合公安部、教育部等部门,建立教职员工等特殊岗位入职查询性侵害等违法犯罪信息制度,统一管理,明确查询程序及相应责任,构筑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防火墙”。

“我看到‘一号检察建议’发出后,很多检察机关与教育部门立刻联合起来,共建法治校园。”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省宝丰县大黄庄村支书马豹子说,未成年人需要更专业的保护和关爱。

“‘一站式’询问不仅最大限度地减轻了对未成年被害人造成的心理伤害,还能保护孩子的隐私,是以人为本的体现。”马豹子告诉记者,检察机关下大力气保护、救助未成年被害人,帮助孩子们恢复身心健康是司法进步的表现。

(责编:薄晨棣、曹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