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法治

她虚构生意骗取亲朋同事“投资”,但很快发现自己已无法偿还借款本息——

为躲债 她举家潜逃他乡

2020年12月15日08:47 | 来源:检察日报
小字号
原标题:为躲债,她举家潜逃他乡

“我是来自首的,希望能得到法律的宽大处理。”2019年9月29日,在逃两年多的阮平滢走进山东省日照市公安机关,向公安民警述说了她走上集资诈骗犯罪道路的经过。

2020年11月17日,阮平滢被法院以集资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20万元,退赔被害人违法所得57万余元。

过度透支消费,她负债累累

2005年初秋,大学毕业的阮平滢在日照市一家儿童培训机构找到了一份教儿童画画的工作。参加工作后,陆续有亲戚朋友向她推荐办理信用卡,阮平滢不好意思拒绝,先后在多家银行办理了信用卡,同时学会了使用信用卡透支消费。

后来,阮平滢结了婚,有了个可爱的女儿,生活消费开支也更大了,不懂得如何经营生活的她挣得少花得多,常常感到捉襟见肘,不得不拆东墙补西墙,信用卡透支的数额越来越大。而她丈夫的公司经济效益也不好,家里每月还要还房贷,没有多余的钱供她挥霍。

终于有一天阮平滢发现自己透支的钱太多,已无法正常还款了。2014年9月,她开始向亲戚朋友借钱,来堵塞信用卡透支的窟窿。起初,阮平滢借钱的金额比较小,还款时还能支付一些利息,但后来当她借不到钱时,就不断许诺更高的利息,越借越多。

亲戚朋友起初也都纳闷,阮平滢为什么不停地借钱?为了打消大家的疑虑,也为了借到更多钱,她杜撰自己有一个姨非常厉害,是东北某市的一名退休领导,现在从事医疗器械生意,她借钱是为了给她姨做生意,自己每月可以拿到利息。她还鼓励亲戚朋友也把钱借给她姨,从中赚取高额利息。有同事尝试着将部分钱借给了阮平滢,果然每月都拿到了高额利息,尝到甜头的他们放心地把更多的钱交给了阮平滢进行“投资”赚取利息,他们还口口相传,把自己的朋友介绍给阮平滢。

实际上,阮平滢借来的钱主要被她偿还了个人信用卡,一部分供个人消费,一部分偿还了她的借款利息,时间长了,她自己都不清楚借款的总金额有多少了。

“雪球”越滚越大,她举家逃离

2017年春,阮平滢愁眉不展,她发现自己无法偿还借款本息了。在2017年之前,她还能坚持每月将利息按时打给借款人,到了2017年1月,她就只能支付部分利息了,她推脱说钱被丈夫借用做生意了,承诺4月21日前会将所借钱款连本带息都还给大家。可到了4月20日下午,大家发现阮平滢的手机已经打不通了,去她家里找,发现她家已经没人了,去单位找,被告知她已经许多天没有去上班,也未办理离职手续。

事后他们发现,阮平滢于4月19日把房子过户给了别人,20日与丈夫办理了离婚手续。与阮平滢一起消失的,还有她的公公婆婆、丈夫和孩子。这时,出借人都慌了,只好报警。

厌倦东躲西藏,她选择自首

其实,逃到外地的阮平滢过得并不好。当时,她说服了丈夫,举家搬迁离开了生活多年的日照市,辗转在梁山县生活下来。但她每天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陌生的环境让他们过得并不轻松,她也想赶紧挣钱还债,但又很难在短时间内挣到那么多钱,她感觉沮丧又无奈。尤其听说大家已经报警了,她更如惊弓之鸟,见到警察时都胆战心惊、绕路而行,生怕哪一天警察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给自己戴上手铐。

其间,她丈夫的姐姐主动与那些被骗的人联系,也尽其所能帮助偿还一些钱款,希望他们能够撤案,但奈何自己经济也并不宽裕,只能帮还很小一部分。

2019年9月29日,阮平滢鼓足勇气,在丈夫的陪同下来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并主动部分退赔退赃。

2020年7月,日照市开发区检察院对阮平滢以涉嫌集资诈骗罪提起公诉。法庭审理查明:2014年9月至2017年4月,阮平滢明知自己无偿还能力,仍虚构事实,以给付、许诺高额利息为诱饵,向多名被害人非法集资256万余元,用于偿还其透支的信用卡、个人消费、支付集资款利息等。事后支付本息共计198万余元,实际骗取资金57万余元无力偿还。(卢金增 郭芝 李成)

(责编:宿琳(实习生)、孝金波)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